左有为老师:IPO在即,京东健康何以是第四驾马车?

左有为老师消息,左有为老师报道,上周,京东发布公告证明京东健康将赴港上市,京东健康也成为继京东数科和京东物流之后,京东孵化的第三只市值千亿级“巨型独角兽”。

自2014年独立运营医疗健康业务以来,京东健康已历经两轮融资:2019年取得超越10亿美圆的A轮融资,投后估值约70亿美圆;今年8月份被“胡润百富2020全球独角兽榜”评为全球最年轻的独角兽,同月取得高瓴资本超8.3亿美圆B轮投资。

此次独立上市,或许正如刘强东所言:“京东健康在健康范畴里做好了,能再造一个京东”。

按中商产业研讨院统计,整个中国医疗健康市场将在明年打破4万亿。水池够大,说在健康范畴再造一个京东也并不夸大。

当然,池大水也深。要晓得,这么个大赛道就好像一座金山异常显眼,自然吸收了众多玩家。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百度等企业在这几年纷繁加码“互联网医疗”。今年迸发疫情以来,在线买药,在线问诊需求量呈现迸发式的增长。毫无疑问,互联网医疗健康,是今年最抢手的投资赛道。老玩家阿里健康、安全好医生等公司的市值相继翻倍,资本市场持续看好。

IMG_256

在群雄并起的赛道里,年轻的京东健康为何能成为京东的第四驾马车?京东健康值几钱?与同行相比,有哪些竞争优优势?京东健康进军下一城还有没有压箱底?这是我们关怀的。

京东健康的目的是打造以供给链为中心、医疗效劳为抓手、数字驱动的用户全生命周期全场景的健康管理平台。目前,经过批发药房业务和在线医疗健康效劳的双轮驱动业务形式,京东健康打造了一个“医、药联动”的闭环体系,为整个医疗健康产业链提供数字化处理计划。

之所以选择“医+药”的业务形式,详细来看有两大优势——

在流量端:医药批发的用户,同时是潜在的高质量的医疗健康效劳用户;而医疗健康效劳用户又成为反哺医药批发和消费医疗效劳业务的重要流量。

在体验端:京东健康医药批发业务的用户被品牌知名度、产质量量以及优质的用户体验吸收后,会更愿意选择平台上包含在线问诊在内的医疗保健效劳。同样,在线医疗健康效劳提供优质的用户体验,从而提升京东健康批发业务穿插销售更多产品的才能,并吸收用户在平台上运用更多具有更高价值的健康管理效劳。

贴近生活来讲,在线问诊后我们能够遵医嘱购药,也能够找线上医生解读体检报告数据,智能监测设备还可以辅助医生,提供为用户展开慢病管理或健康管理的重要数据参考……

基于此,京东健康的业务逐步开展成四大板块——医药供给链、互联网医疗、健康管理和聪慧医疗。

2017年至2019年,京东健康的停业收入分别为56亿元、82亿元和108亿元(钱,下同);2020年上半年,京东健康的营收为88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50亿元增长76%。

从收入构成来看,最成熟的是医药供给链,其营收占比接近9成,京东大药房收入范围在国内线上批发药房位列第一。与此同时,随着与产业链各环节企业协作的深化,京东健康将逐步完善其互联网医疗系统,加速扩张健康管理和聪慧医疗业务。

医药供给链

京东健康现具有药品批发、药品批发、以及非药物的泛健康类商品批发等业务,经过B2C、POP和O2O相分离的运营形式,为消费者提供便利的购药和用药效劳。

截至今年二季度,京东健康平台上具有超越9000家第三方商家,并与自营的京东大药房良性互补,带来超1000万种的医药健康类商品。平台的年度活泼用户数也逐年递增,今年在疫情的推进下,上半年的年度用户到达7250万,上半年的日均在线问诊量达9万次,约是去年同期的6倍。

除批发业务,京东健康的第三方药品批发买卖平台“药京采”,是国内范围最大的第三方药品批发平台之一,下游采购商家超越17万家。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主流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如阿里健康,安全好医生等,还未推出批发业务。

互联网医疗

互联网医疗版块主要盘绕患者需求,展开在线挂号、在线问诊等医疗效劳,并分离京东共同药品供给链优势,在业界首创了线上“医+药”闭环。

详细来看,京东健康经过与第三方医院及医疗健康机构协作,组建了由外部公立医院的医生和京东健康全职医生组成的团队,推出了“互联网医院”。数据显现,截至2020年9月20日,京东健康具有6.5万名全职医生和外部医生。

健康管理

健康管理版块主要为用户提供家庭医生效劳,以及包括体检、医美、疫苗预定等在内的消费医疗效劳。其背后的需求点在于,亚健康横行下人们对本身疾病管理以及健康管理的认识越来越强。

今年8月,京东健康推出家庭医生效劳产品——京东家医。为用户提供全天候的健康咨询、处方效劳、门诊预定等效劳。在新冠肺炎期间,京东健康也是中国第一家在线提供COVID-19核酸检测预定效劳的公司。“京东家医”的上线,也意味着其医疗效劳才能日益完善。京东健康能否达成“成为国民首席健康管家”的任务,也要看其健康管理和聪慧医疗业务能否做大、做强。

聪慧医疗

聪慧医疗版块主要效劳于医院和政府部门等各协作方,向其提供基于互联网+技术的信息化、聪慧化处理计划,促进医疗健康信息完成互通共享。

传统医疗行业的痛点在于资源散布不均,疫情期间表现得愈加明显。疾病迸发后,普通门诊暂停,不能正常提供复诊和处方效劳。线上医疗聚合医疗资源的速度快,能够协助分流医院的患者。在此背景下,大量医院主动与京东健康协作,试图经过互联网平台,进步资源应用率。

不光是京东,随着在线医疗效劳需求的井喷,上市企业的身价也在不时飙升。但互联网医疗行业的掘金难度较高,鲜有盈利的玩家。阿里健康2020财年报告显现,年度总营收到达96亿元,净亏损658.6万元,连续亏损六年;“互联网医疗第一股”安全好医生五年累计亏损近40亿元。

而京东健康自降生以来就不断处于盈利状态,其营收范围也早已打破百亿,范围处于行业抢先位置。除去A轮优先股公道价值变动,京东健康2017-2020H1调整后净利润分别到达2.09亿元、2.48亿元、3.44亿元以及3.71亿元。

从主停业务上来看,与京东健康最接近的就是阿里健康。二者均涉猎自营及平台医药电商、消费医疗、互联网医疗和数字医疗;阿里健康2020财年总营收到达96亿元,医药电商业务奉献了97%,而京东健康这一比例曾经降落至87%左右。这也使得截至2019年,京东健康营收108亿元,净利3.44亿元,赚钱效应愈加明显,从盈利角度,财务模型显著优于阿里健康。

业务拆分以来,二者的比赛曾经延伸至物流、金融、互联网医疗等行业。依据最新的公开数据:菜鸟和京东物流的估值都接近2000亿元;蚂蚁集团估值约2000亿美圆,京东数科估值约2000亿元。作为传统电商行业的头部玩家,阿里的市值也是京东的6倍,能够说阿里仍绝对抢先京东。

但京东健康的业务范畴和范围都超越阿里健康,这次明显前者更胜一筹。阿里健康上市6年以来,市值曾经到达300亿美圆,今年市值曾经翻倍。2019年市场对京东健康的估值是70亿美圆,自创阿里健康今年23倍的市销率,京东健康的估值至少到达300亿美圆。能够说,京东健康的IPO带来了今年医疗健康赛道最大的黑马。

备注: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